当前位置:词林在线词典 >> 常识典故 >> 佛经翻译的意译派简介

佛经翻译的意译派简介


简介

  我国的佛经翻译从公元148年安世高译《安般守意经》开始,到前秦为止,基本上是采取直译法。道安以后的许多翻译家,在长期翻译实践中深切地感到完全采取“直译”行不通,于是逐步朝“意译”转化。苻秦时代的著名翻译家鸠摩罗什就是意译派的代表人物。鸠摩罗什精通佛学,对汉文和梵文造诣很深。他主张翻译只要不违背原义,对原文形式不必拘泥。只要能存其本,就不妨“依实出华”。他在译经中力求译文典丽,而又不损原意。做到“胡音失者,正之以天竺;秦名谬者,定之以字义;不可变者,既而书之”(《出三藏记集》卷八僧睿《大品经序》)。北宋高僧赞宁称许他的译文“有天然西域之语趣”。鸠摩罗什在佛经翻译史上是个划时代的人物,他为意译派开了风气。玄奘的“新译” 唐代高僧玄奘的“新译”,是直译配合意译的一种翻译方法。他凭借精湛的汉文和梵文素养,运用六朝以来“偶正奇变”的文体,参酌梵文钩锁连环的方式,灵活自如地调动直译和意译两种手法,用朴素的文体,准确地表达了佛经的原意,做到形式与内容高度统一,形成自己独有的“整严凝重”的风格。他还根据自己长期译经的实践,提出“既须求真,又须喻俗”的翻译标准。所谓“求真”,即忠实于原文;所谓“喻俗”,即通俗易懂。玄奘坚持这八字标准,对以前的旧译进行校订和重译。他从译文效果出发,兼顾汉、梵两种文体的特点,又提出“五不翻”的原则:一、“秘密故,如陀罗尼。”意谓佛教内部一些密语,翻译时不可意译,而要音译,例如“陀罗尼”。二、“含多义故,如薄伽,梵具六义。”意谓佛典中有些词包含多种意义,译成汉语,有些含义难以表达,则只能音译,例如“薄伽”。三、“此无故,如阎浮树,中夏实无此木。”意谓中国没有某种相应的概念,只可音译,如佛典中说的阎浮树,为印度特产,中土没有。四、“顺古故,如阿耨菩提。”意谓遵循古译,例如“阿耨菩提”一词,自东汉迦叶摩腾译经以来,历代译家都采用音译,已经约定俗成。五、“生善故,如般若尊重,智慧轻浅。”意谓从译文的效果起见,有的词语要音译,例如“般若”一词,译成“智慧”,就不免有些轻浅。赞宁翻译佛经的“六例”说 赞宁,北宋僧人,精于佛学南山律。他总结前人翻译佛经的经验,提出了“六例”说:一、“译字译音为一例”。提出佛经中除某些密语,如“陀罗尼”;某些标志,如“卍”(读作“万”),以及佛经题头上的两个符号,译经时应分别予以音译和依样书写外,其余内容都应译成汉语。这样,就可将音译减少到最低限度。二、“胡语梵言为一例。”隋朝的彦琮提出改胡为梵,认为佛经的译本必须采用梵本。赞宁认为译经依据梵文原本固然可取,但是必须弄清胡、梵的具体分野,如果对胡、梵语言文字的演变未作研究,不明佛经转译过程,势必造成新的混乱。三、“重译直译为一例。”赞宁把佛经直接从天竺(印度)传入译成汉文的称为“直译”,把佛经先传至西域,然后传至中原,经过转译的称为“重译”。有些佛经在流传过程中,夹杂了西域的语言。赞宁要求译家注意这些不同情况,避免发生错译。四、“粗言细语为一例。”赞宁提醒译家注意佛经原本采用文字有三种不同情况:一是用通俗语言写成。二是用比较文雅和规范化的文字写成。三是用半文半白的文字写成。五、“华言雅俗为一例。”赞宁也注意到汉语同样存在着语体的差异,经籍用的文字比较典雅纯正,市井之言比较鄙俗。他认为译家一定要熟悉本民族的语言使用习惯,使译文保持本来的语言风格,应该典雅的地方译文要文雅一些,应该通俗的地方译文就要大众化。六、“直言密语为一例。”赞宁认为译家不仅要体会原文字面的意思,还要深究其内涵的意义。不负责任的胡译,不如不译。


常识典故

仁风侏儒饱饭南山隐南风多死声尝便得楚弓悲梗死灰沫相孺穷途哭管辂缝掖贵羲娥老莱藉嘉耦胸有竹苏耽井茂陵卧袁安雪誓墓文贫时交走章台邓家无子金华牧羊儿钟期耳锦囊诗草长岑未归霞杯青钱万选青陵台鲈鱼